降り出した空の泣き声は透明で.

自娱自乐。

还有两个小故事想看老师画。

雷安还是同桌,坐最后一排。

雷狮坐在靠窗的位置。

每次出去都从安迷修后面绕过,顺便摸一把他的脸。

回来也摸。

每次摸脸安迷修都会说: “雷狮你恶不恶心啊。”

然后雷狮就会回答: “不恶心啊,我摸我自个媳妇的小脸有什么恶心的。”

然后安迷修就不说话了。

雷狮喜欢驼背,弯成“C”的那种。

每次他驼背,安迷修都会拿出一只笔,拔出笔帽后用笔尖戳雷狮的后背。

雷狮一被戳就立刻坐直。

等他不戳了又驼下来了。

安迷修就又戳。

反反复复,安迷修烦了,嘀咕一声: “你就不能不驼背嘛。”

雷狮就等着他这句话,一听见就抓着他的手说: “你亲我一下我就不驼背了。”

安迷修又不说话了。

其实安迷修内心在骂雷狮傻逼。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西来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