降り出した空の泣き声は透明で.

自娱自乐。

“安迷修?怎么不说话了?”

雷狮松开了安迷修的右肩,舔了舔嘴唇,饶有兴趣地盯着他。

“嗯?”安迷修抬起了头,泪眼朦胧地望向雷狮。

他的衣襟被雷狮扯开了大半,右肩裸露出来,两个不断往外渗血的小血洞在他白皙肌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刺眼。

这人怎么这么能撩呢。

雷狮忍不住咽了口口水,眼中掠过一丝暗芒。

他俯身舔了一口安迷修肩膀上仍在渗血的小血洞。

“嘶……”安迷修被刺激得惊呼了一声,摆脱了被吸血的快感。

恢复了神智的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,顿时羞愤地涨红了脸,支支吾吾地想说些什么,却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雷狮轻笑一声,没等他开口说几个字,就把他抱了起来。

“我们回家继续。”

“继续什么?”

安迷修措不及防地被雷狮抱了起来,听了他的话后下意识地反问。

雷狮一边朝小巷的出口走去,一边笑着回答他。

“继续刚刚应该发生的,却没有发生的事。”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西来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