降り出した空の泣き声は透明で.

自娱自乐。

“kiss or sex?”

雷狮将安迷修推到墙上,左手撑着墙,右手捏住他的下巴,强迫他和自己对视。

安迷修被迫抬头,入目便是雷狮那张欠揍的大脸,他冷哼一声,回答道。

“我都拒绝。”

“这可由不得你。”

雷狮俯身靠近安迷修的脸,强势地吻上了安迷修的唇,同时将手伸入了他的裤子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9 )

© 西来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