降り出した空の泣き声は透明で.

自娱自乐。

是雷安。

“雷狮?你堵着我做什么?”

安迷修警惕地看着雷狮,手抚上了腰间的剑。

“安迷修,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

雷狮渐渐逼近安迷修,安迷修被他逼得不停地往后退,直到他的脚后跟触到了墙,紧接着他的身体也被迫紧靠着墙。

“我不知道——所以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安迷修伸手企图把雷狮推开。

可惜他失败了。

雷狮抓住了他的手,同时左腿也抵进他两腿之间,缓慢地抬起,直到蹭到了他的那个部位。

“让我告诉你吧,安迷修,今天是光棍节。”

“那又和我有什么关系?快把你的腿给我拿开!”

安迷修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,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危险,可他什么都做不了。他被限制住了双手,双腿被分开也无能为力,只能无可奈何地冲着雷狮喊。

“我记得你还是单身,没错吧?考虑跟我过个光棍节不?”

雷狮蹭了蹭安迷修的那个部位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西来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